落马副市长开光求平安 这些贪官不信马列信鬼神


ʱ䣺2021-02-22

  来源:法律与生活杂志

  原标题:开光布袋求平安的落马副市长被当成典型,这些贪官“不信马列信鬼神”

  [编辑/刘姝蓉 统筹/陈威]2月7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文章,深度剖析了抚州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副市长吴建春的严重违纪案。据悉,2017年8月31日,吴建春因严重违纪,经江西省委批准,省纪委对其立案审查。2017年12月,吴建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文中提到,“2009年以来,吴建春多次找风水师为其看风水、测算运程,并将风水师给予的‘开光布袋’‘荷包’等迷信物品放在枕头底下和办公桌抽屉里以祈求平安。”据通报,就在组织对其被反映问题初核期间,他还根据风水师的建议,改变其办公桌方位。对于此类“不信马列信鬼神”的党员,《人民日报》曾发文称,“真是愧对先烈、愧对党章”,迷信思想如同“地雷”“陷阱”“水草”,如果不及时清理,很容易陷于其中,难以自拔。

  找风水师测运程,靠开光布袋祈求平安

  2018年1月16日至17日,江西省委、省纪委结合抚州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副市长吴建春案件,在抚州市开展了以“加强政治建设,强化纪律规矩意识”为主题的“三会一书两公开”警示教育。2017年8月31日,吴建春因严重违纪,经江西省委批准,省纪委对其立案审查。经查,吴建春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方面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2017年12月,吴建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文章称,1月16日晚,在吴建春原所在的抚州市政府机关第二党支部会议上,省纪委相关负责人宣布吴建春处分决定并通报相关案情。“2009年以来,吴建春多次找风水师为其看风水、测算运程,并将风水师给予的‘开光布袋’‘荷包’等迷信物品放在枕头底下和办公桌抽屉里以祈求平安。”据通报,就在组织对其被反映问题初核期间,他还根据风水师的建议,改变其办公桌方位。

  在1月17日上午召开的抚州市政府党组专题民主生活会上,与会人员对吴建春理想信念严重缺失、不信马列信鬼神的违纪行为进行了深刻剖析。“吴建春一方面想满足自己对权力和金钱的欲望,另一方面,由于自己的贪腐行为逐渐暴露被组织调查,感到惶惶不可终日,走入了信风水、信鬼神的歧途,反映了其内心深处的迷茫与恐慌。”

  看到受伤喜鹊觉得不吉利,请“大师”卜卦

  2016年9月1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发了云南省昆明市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喜的案件警示录。文中称,看到一只受伤的喜鹊,左思右想觉得不吉利,请来“大师”卜算吉凶;带全家驱车去外地求签……云南省昆明市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喜,因忧心忡忡、心神不宁而迷信“大师指点”、遇事“问计于神”。

  在担任昆明市官渡区关上镇镇长、安宁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和昆明市副市长期间,李喜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亲属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827余万元、美元13.2万元、欧元3万元和价值33万元的钻石、价值27.66万元的黄金。因严重违纪违法,李喜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据李喜回忆,他也曾想把不义之财退回去,却又侥幸地认为送财物者不会讲,时间长了就没事。但当有人真的“出事”后,他就慌了神儿。“2014年初安宁市某些政府官员被查处,我十分害怕,担心牵涉到我什么问题。为保险起见,我找到送过钱给我的多个老板,将钱退还给他们,试图逃避法律对我的制裁,并叮嘱他们统一对纪委、检察机关的说辞。”

  在意识到自己拿了不该拿的钱有可能会“出事”之后,李喜忧心忡忡心神不宁,度过无数不眠之夜。他变得非常迷信,遇事总是要找“风水大师”或是求神拜佛。当听到算命“大师”说他会有大灾时吓坏了,急忙寻求破解之道,并听信了算命“大师”的“指点”,重新挑选了一个“吉祥”的手机号码。

  2014年的一天,李喜家里飞进来一只喜鹊。家人发现这只喜鹊已经受伤了,忙把喜鹊的伤口包扎好放走,但仍然觉得这件事情不吉利,又请来“大师”卜算吉凶。“大师”测算后说,李喜家进了“不干净”的人,一定要把这个人找出来驱出去,才能保全家平安,否则李喜家人将会遇到灾难。

  李喜全家经过仔细排查分析后,认为这个“不干净的人”就是与李喜妻子关系好的一个朋友,她经常来李喜家串门,就认定是她带来了灾祸。于是全家商定由李喜的妻子劝说这位朋友别再来李喜家了。2014年国庆节,李喜带着全家长途驱车到云南大理鸡足山拜佛。来到山上的寺庙里,李喜虔诚求签,心里默念着请求神仙护佑,保自己无事、保全家平安。

  文章称,李喜理想信念丧失,不信马列信鬼神。然而事实证明,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如果不努力工作、为人民服务,如果不严以用权、廉洁自律,却败坏纲纪贪赃枉法,就不可能逃脱纪法的严惩,也不会有什么神仙和菩萨来保佑。直到李喜接受组织调查,他如大梦初醒,“一切侥幸和幻想都破灭了”。

  受贿赃款先放在佛龛下求平安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徐国元被媒体称为“草原巨贪”。他自称对一笔笔送上门的巨额钱财“根本没有太在意过”。他的自我评价是:“我不是一个昏官,也不是一个庸官,但却因为廉洁问题成了一个出了事的贪官。”2009年8月,徐国元犯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与徐国元同庭受审的还有他的妻子李敏杰。她被法院以受贿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罚金10万元。

  公诉人给他算过一笔账:2002年至2007年的6年间,徐国元受贿犯罪所得1200余万元,平均每年受贿200余万元,平均每月受贿16万余元,平均每天受贿5000余元。赤峰市2007年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1.8万余元,而这一年徐国元受贿220余万元,他一年的受贿所得相当于一个普通赤峰市民一年收入的120倍,或者说他三天的受贿犯罪所得就相当于一个普通赤峰市民一年的收入。

  据检方指控,徐国元利用职务便利涉嫌受贿约3200万元,他明知自己罪不能赦,还幻想寻求佛的保佑。他在家中设立佛堂供奉佛像,夫妻俩每天烧香拜佛。即使进了监狱,也每日手捧佛经念诵。

  实际上,徐国元并非真心信佛,也不想诵经忏悔,而是心存侥幸。每收到一笔赃钱,他都要先在“佛龛”下面放一段时间。由于心里有鬼,在他隐匿赃物的箱包中,箱包四角也各摆放一捆钞票,中间放置“金佛”或“菩萨”,企求“平安”。他甚至还荒唐地幻想“放生”一条蛇,期待佛陀赐他长命百岁。

  在隐匿和转移赃物中,他居然能把赃款赃物转移至寺庙。2006年,有关部门对徐国元开始初查,他一边挖空心思编造虚假事实、伪造书证,为其违纪违法所得捏造合法来源,一边向外转移藏匿现金和贵重物品。他把200余万元现金和珠宝装在一个密码箱里,运至云南省的一座寺院里,放置在寺院住持的住处,密码箱的钥匙竟轻薄地藏匿在了佛像耳朵里。

责任编辑:桂强